安庆人才网 安庆招聘 微招聘 安庆人才 安庆黄页 安庆招聘会 新闻资讯 会员中心 安庆培训 安庆猎头 网站地图

致敬英雄!这“位”倒在疫线的太仓民警,他叫位洪明

2月21日晚7点,江苏省太仓市殡仪馆内一片肃穆。寒风中,警灯闪烁,几十名民警整齐站立,等待位洪明的父母从山东德州赶来,一起送他最后一程。

位洪明是太仓市公安局浏河派出所一位普通民警。20日下午3时许,他在办理一起口罩诈骗案时突发心源性心脏病,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,年仅35岁。这位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硕士研究生,本有机会去大学任教,但他最选择留在基层派出所,一干就是9年。疫情发生,冲在最前。他在笔记本上随手“涂鸦”的一句话也许能够解释他的选择:“守土有责、守土担责,我是党员、我先上!”

笔记本里,没有画完的分析导图

“前一秒还在跟我讨论案情,我低头看材料,突然听到‘砰’的一声,发现他已经倒在我桌边的地上。”回忆当时的情景,浏河派出所副所长雷清源悲痛万分。看到突然倒地的位洪明脸色苍白,他立即上前查看。

打120、开窗通风、做心肺复苏、不停呼喊名字……随后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,雷清源和另外两名同事做了能做的一切。救护车很快来了,把位洪明就近送往一公里外的浏河镇人民医院。几位民警也跟着赶过去,在医院门口等消息。但1个多小时后,噩耗传来:位洪明永远地离开了。

他生命最后一刻还在研究的案子,是一件网络口罩诈骗案,受害人因急于购买口罩被骗39.6万元。2月12日,位洪明接过这个案子,夜以继日地琢磨了整整7天。到第8天,他带着胜利的微笑,将一张即将形成闭环的侦查导图拍在雷清源桌子上:“雷所你看,在疫情面前,这群人还敢这么干!已经基本摸清情况,可以收网了!”

这张手绘的侦查导图上,从受害人到嫌疑人,一共8层关系网络。已经摸清楚的,写得明明白白;还没摸清楚的,打着问号。一层一层,指向明确,一目了然。

这张手绘图是位洪明工作笔记本的最后一页。从这一页往前翻,一页一页密密麻麻的字迹,还原了他生命中最后一段日子——

春节期间,两名保安因为对防控尺度有分歧动了手,位洪明细心开导:“大家都是为疫情防控,出发点是好的,但法律就是法律,犯了错必须接受处罚。”两名保安心服口服,案件很快办结。

还没歇下来,他又接到了上海警方的协查通知:一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此前曾在太仓游玩,密切接触者有近80人。一串长长的名单交到手里,位洪明一刻也不敢耽误,带领同事一个个寻访。这些人里面可能也有感染者,有人问他怕不怕,他说“哪有时间害怕”。

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打响以来,位洪明同志始终战斗在疫情防控工作第一线。他负责辖区200余家棋牌室的排摸劝说工作,只要有一点点空隙时间,就带着队伍出发,一家一家摸情况。碰到聚集打牌的,他耐心地给大家分析疫情形势,苦口婆心地劝说。

“我们多希望能再和他一起去查案啊。”同事刘晓伟记得,就在他牺牲前几个小时,20日中午,位洪明非常难得地走进值班宿舍休息。“他很少午休,总喜欢利用中午时间翻翻案卷看看资料。”见刘晓伟惊讶,位洪明当时还解释说,口罩案熬了两个通宵,现在有点困,睡会!但睡了不足半个小时,他又起身去办公室了。

微信群中,戛然而止的风险提示

“接法制大队执法提示,疫情期间关于案件办理的量罚适度,经过梳理主要有以下几点,请大家工作中注意……”浏河派出所“江尾海头办案队”的微信群,位洪明几乎每天都要唠叨几句,各种叮嘱、提醒,像闹钟一样在每个办案民警的头上“叮叮当当”响个不停。

20日下午3点08分,就在他倒下前20分钟,他还在群里发通知。“这几天大家值班的时候关注一下邮政的EMS快件,苏州中院寄过来的,看到了请告诉我,是范某的行政诉讼材料。”说完又@了三位同事。

位洪明本科毕业于甘肃政法大学诉讼法学专业,硕士就读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,是浏河派出所里唯一一位公安专业的研究生。作为所里的法制员,每一本案卷都经过他的手。他细心梳理办案流程,剖析执法隐患,制作成《浏河派出所案件办理流程提醒单》、隐患排查清单等,规避执法风险、规范民警执法行为。自位洪明担任法制员以来,浏河派出所保持“零”行政复议、行政诉讼,执法工作在太仓市公安局名列前茅。

2019年度,浏河所破获刑事案件168起,行政案件300起,简易治安纠纷处理419起。全年入所人员数604人次,其中刑事打击犯罪嫌疑人163名,行政处罚285人,每一起案件成功办理的背后都离不开位洪明的全程把关。而他本人也连续三年荣获“优秀公务员”,获评“个人嘉奖”两次,2019年被评为太仓市公安局“十佳爱岗敬业民警”。

1996年出生的严轶轩是所里年纪最小的新警,所里排值班,他一直和位洪明是对班。按照惯例,如果对班的同事值班太忙,就需要另一方支援。“但是我上班两年,位老大值班从没有喊我来帮忙。开始我真的以为他们班组不忙,直到有一次我翻看他们的值班记录,一个夜班40多个报警……为了让我们好好休息,有事情他总是自己撑着。” 严轶轩痛心地说。

让年轻民警最“怕”的是,位洪明经常一拍桌子说,来,考考你们,题目是入室盗窃的法律定义,要结合这次的案件啊!“他总是笑呵呵地看着大家‘出糗’,然后再耐心地答疑解惑。现在,再也没有他的考试题目了。”说起自己的师父,朱竞翔眼睛红了。

办公桌上,来不及带回家的奶粉

在位洪明和同事的大办公室,他的警服挂在办公椅上,办公桌上各种文件、资料、书籍等摆放的整整齐齐。而边上一罐没有开的奶粉,吸引了记者的注意。这是同事戴智涛送给他的。

位洪明有两个女儿,小名叫“来来”和“往往”,他觉得这两个名字很热闹,显得人丁兴旺。大宝5岁,二宝才19个月。疫情来得突然,二宝奶粉吃完了,没处买,他厚着脸皮跟同事借。

“19号,我把奶粉带给他,他开心地说,丫头的口粮终于有着落了。过一会又说,想丫头了,好久没好好抱抱两个小家伙了。”戴智涛回忆说,但是当天轮到位洪明值班,他没有回家,没想到第二天就发生了意外。

“娃特别想他,他说回来给宝宝做她们想吃的糖饼。”在殡仪馆,妻子陈姗姗泣不成声。“我们还有几个月就到结婚7周年了,我怎么能够相信你就这么走了呢?你太狠心了,留下两个这么小的孩子,让我怎么办?”

除了心爱的妻子、年幼的孩子,位洪明的牵挂还有太多太多。年前,位洪明还跟同事说,今年过年得回趟家,母亲做过癌症手术,心里很牵挂她老人家。他本打算年初二或初三回山东老家,但面对突发的疫情,公安民警当仁不让成为抗疫一线的中坚力量。

浏河镇因与上海嘉定、宝山两区接壤,地处省界边,疫情防控压力巨大。位洪明从大年初五到所里上班,之后就再也没离开过自己的岗位。“几天前,他和我闲聊,说觉得胸口有点闷。我让他赶紧回家休息,他又笑笑说不用,肯定是戴口罩给闷的,等疫情结束后再好好休息。”浏河派出所副所长杨毅说。直到倒在岗位上,位洪明没有休息过一天。

“毕业后我们就没有见过面,去年到太仓出差,本来约好要一起吃饭,但行程匆忙最终也没约成。”位洪明的研究生同学岳纪华电话中对记者说,“20日晚上7点多,苏州的同学告诉了我们小位去世的噩耗。他母亲身体不好,所以我们班里的同学第一时间组建善后小组,正在积极组织募捐。”

 “疫情让城市如此寂静,当你无声地倒下,却在我们心中留下了巨大的回声,所有人,都记住了你的名字——位洪明”21日晚,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在学校的官方微信推送了一篇文章,标题是《永失吾爱:校友位洪明牺牲在战疫最前沿》